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建设 > “专攻北大班”:农村高中的名校梦(图)

“专攻北大班”:农村高中的名校梦(图)

时间:2022-08-09 12:16 来源:未知   点击:

  “我们不片面追求升学率,这是和北大课题组联合办的综合素质培优班。”湖北省一农村高中校长,听到“专攻北大”班 四个字,声音颤抖。

  在这个盛产“黄冈密卷”的中部教育大省,“攻进清华北大”,是每年40余万考生中大

  多数人不敢奢望的目标。公开数据显示,农村学生在重点大学的比率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逐年减少,北大农村学生所占比例从30%落至10%,清华2010级农村生源仅占17%。记者在一份清华北大近年在鄂录取表中发现,农村中学的寒门贵子神话,已渐行渐远。

  本月清华大学发布的“自强计划”显示,全国592个贫困县中学学生,有望高考降60分上清华。这和“专攻北大班”的培优计划一样,被称为是均衡教育资源的有益尝试,似乎给了寒门学子更多靠近名校的机会。

  这首452字“北大班赋”,据称为湖北省孝感市应城一中2009级“专攻北大班”学生集体创作。这群农村学生在诗的末尾发出“第一也是人,为何不是我?”的感慨。

  据同样设有“专攻北大班”的湖北省随县一中官网介绍,此班是由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挂靠科研机构北京大学社会调查研究中心的 “专攻北大”课题组,与地方高中签订联合办学协议成立,其宗旨是扶持农村高中,面向农民子女,培养优秀学生进重点,顶尖学生进北大清华。

  目前国内已有多个省份开设此班,湖北有应城一中和随县一中。课题组负责人之一,北京大学社会调查研究中心研究员闫兵义告诉记者,这个课题还在实验阶段,他们针对1200多名北大学生及其家长进行调查和访谈,对其综合素质养成、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等进行调查、分析和总结,形成系列成果,其中包括针对农村学生特点的一些教学方式。

  一位负责“专攻北大班”工作的农村高中校长,闻“专攻北大”的提法,当即澄清称此为综合素质培优班,不存在片面追求高升学率。但学校官方网仍有不少“专攻北大班”的新闻。

  11月23日,记者来到大别山区的随县一中。寒冬的操场,跑道上布满泥土,体育设施多生锈。裹着暗灰棉衣的高中生们,正在进行紧张的期中考试,手机信号全部屏蔽。学校封闭式管理,围墙外即是农田,非假期出门需经家长电话同意。

  在随县一中只有高一1班和2班两个班属于“专攻北大班”,学生总共100多人,中考600分以上的学生才能够进入此班,580到600分的学生则被划分到“小班”。其他分数的学生则沦落到普通班。如果成绩不够,想要进“小班”,需要花1万到2.4万不等的费用。至于“专攻北大班”,则是花钱也进不去。

  今年暑假北京大学社会调查研究中心的教授专门到学校,给老师做培训,根据课题组对数万个考上北大学生的长期观察和研究,有针对性的给老师上课。至于“专攻北大班”的具体课表,一位校长称,课程表保密,学校之间都不曾交流。

  “一切还在探索中,一旦实验成功,就是大事情。”这位校长告诉记者,这是北大一课题组的实验课题,具体实验以及课程安排保密。

  记者采访湖北的两所办“专攻北大班”的老师和校长时,对方多态度回避。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核心原因是“这几年这些学校上清华北大的人数基本是0个或者1个。”早些年媒体热炒的“县一中高考神话”已在逐步破灭,“专攻北大班”的名号,在初期徒增了几分尴尬,但却是名校教育资源向农村倾斜的有益尝试,值得期待。

  在一份“清华北大2006-2011在鄂录取人数分布表”上,可以看到随县一中6年间,无一人入北大清华,应城一中则是其中三年各一人考入两名校之一,另外三年无一人。随州市一中作为地级市重点高中,早些年屡创高考神线位学生考上北大或者清华,而2009年至2011年这一数字则骤然下降到只有2人。

  农村高中的孩子与名校的距离逐渐拉大,在湖北省东部地区的黄石市,近5年内考上北大清华的几乎都来自黄石二中和大冶一中,这是两所位于市区的高中,办学实力相对雄厚,而黄石市下辖的区、县中,每个县四至五所高中都无一人考上。

  “以前还有城里的家长送孩子到县一中,现在条件稍微好点的都到武汉去了。”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一位贫困县教育局官员张霞告诉记者,升学率越越来难抓,学生家长意见也不小。近5年该县只送出了1名北大学生,每年上一本线年前减少一半。

  张霞的儿子即将升初中,作为家长,她一直在关注武汉、恩施以及本县的高考情况。“去武汉还是恩施还不确定,但绝不会留在县一中,教育资源是没法比的。”她肯定地说,她身边的同事的孩子基本都送到武汉或者恩施市区,还有送到北京的。

  输在起跑线日,清华大学招办发布“新百年计划”实施办法。其中入选“自强计划”的学生最高可获60分降分录取。该计划主要面向592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县级及以下中学。

  张霞认为,这个政策说明北大清华这样的名校,已注意到农村生源进名校比率逐年降低。比如每年的自主招生名额,基本都是被武汉重点高中的学生拿下。去年人大也提出过圆梦计划,但实际效果她并不看好。

  在农村高中与城市高中的竞争中,频频败下阵,“寒门难出贵子”的现象已逐渐获关注。华中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范先佐认为,“最核心的原因就是农村高中的师资力量太差。”在以往农村学生比率相对较高的师范类院校,华中师范大学2012级新生中,城市学生比率已超过农村学生。

  “由于农村学校本身条件差,各项基础设施不完备,提供的工资待遇不能满足老师的需求,和城市较为优越的生活条件比较起来,就吸引不了真正有能力的老师到农村高中进行工作。”范先佐说。

  “不仅仅是高中,农村的孩子从小学就开始输在起跑线上。”湖北黄石市一贫困县教育局官员告诉记者,地方财政首先是一个“吃饭财政”,给学校的资金只能维持学校的正常运转,不能对学校进行更大力度的支持。而对于省会城市的重点中学,本身财力就很雄厚,能够吸纳很多优质的师资队伍。

  一位曾在湖北省教育考试院高考办工作的官员告诉记者,早些年他就发现近些年农村高中学生进名校比率在减少,一方面,高考改革让考题越来越活,城市教师和考生视野开阔,更占优势;另外高考保送名额和自主招生最终录取名额,都在往省会城市重点高中倾斜。“某些政策,已经变相成为一个搞关系的项目,农村学生获取资源越来越少。”他直言。

图文阅读